只是一個油腐小廢宅
目前是銀魂中心,銀桂跟攘夷組居多
攘夷組C4取2都好吃QQ

偶爾可能會有其他吧

歡迎提問或評論喔!!^o^/


銀時桂夫婦同盟

このホームページはキラを支援しています

【CWT42合本新刊試閱】只要有愛,就算是哥哥也沒問題!

 ※ 火冰火

 ※ 遠距離戀愛

 ※ 大概只是對笨蛋情侶&文不對題XD



--冰火part--         此慈


01.


  新學年的起頭對於冰室辰也本人來說或許是個季節性的災難,在身旁的同學隊友眼底則是個茶餘飯後的趣味。

  回想剛進陽泉的時候,眉清目秀氣質優雅又身為歸國子女的他,不免引來一定程度的注目,這倒也不至於困擾到他。只是在校內負有盛名的籃球部有了表現、漸漸成為部裡倚重的選手後,說是進階到風雲人物的等級也不為過。他每每打開鞋櫃,塞得滿滿的信封有如洪水向他傾瀉而去;下課鐘一響他所在的教室外就會有人聚集,為得就是一睹他的風采;籃球部的練習只要開放參觀必然引來圍觀人潮,比賽時也不外乎各種聲音此起彼落為他喝采。

  潮流曾一度退去,如今這些場景再現,冰室的內心不免感到複雜。而比起這些,比起早已習慣的調侃,最棘手的其實是面對面承受別人對他的告白。

  無論對象是異性或同性,他一律先靜靜聽對方說完話,然後回覆自己已經和喜歡的人交往中了。如果對方繼續追問,他也會以隱私為由婉拒回答。有許多被告白經驗的冰室保有原則,待人和善一視同仁,卻也與人保持一定距離,不冷不熱。為了避免糾纏不清,他不一定能顧慮到每個向他告白的人的心情,但他的態度總是果決的。

  也許是他的戀情太過神祕的緣故,即便知道他死會仍舊會有人上門、親耳聽見他的回答依然不願相信,遭拒絕仍不死心的不多卻有人在。

  他不是要刻意隱瞞,他僅是認為這並非可以隨便拿來說嘴的事情。再說要不是人在遙遠的東京,不然他也非常想像校園裡的情侶膩在一起你儂我儂、閃給你們看,看你們還不乾脆一點打退堂鼓。

  幾乎每天都被弟控經疲勞轟炸的紫原偶爾聽到這種抱怨會不服氣,有時恨不得把那個明明不在卻存在感爆棚的人抓來陽泉就讀,不過為了新口味零食他絕對嚥得下這口氣。

  冰室也曾異想天開過,考慮公布(某種程度他認為是炫耀)所謂「他喜歡的人」的存在,可他擔憂一曝光會為自己引來不管是女是男眾多新情敵產生,與其如此不如他以一擋百。

  所謂弟控毀滅世界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概念吧。


  ☆


  才成立快兩年的誠凜籃球部如一陣疾風掃過高中籃球界,最後更奪下WC冠軍令許多人跌破眼鏡,火速成為熱門話題。有了校刊的曝光加上學生們的口耳相傳,籃球部在校內的名氣與人氣亦迅速地累積起來,雖然黑子的存在感沒有因此而提高。

  相對而言還記得他們曾在集會時大聲宣言要拿下日本第一的人佔少數,而當事人們對於成名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反正輸了全裸向喜歡的人告白照樣成名,以不光榮的形式罷了。

  拜冠軍的光環所賜,一開學便有不少新生慕名而來,包含為數不多的二年級生。身為監督的相田里子固然高興,首要在意的還是新血的品質,相比之下其他純粹想要後輩享受虛榮感的部員心態差多了。倒是深受美國文化洗禮的火神對於日本社會、尤其體育圈根深蒂固的學長制至今仍抱有小小的不滿,不像其他同年級的對後輩懷有期待。

  部裡有部份新生是仰慕火神才加入籃球部的,其中一名學弟更於自我介紹時不諱言表示他喜歡火神,一度引起不小的騷動,後來免不了被監督狠狠教訓了一頓。而本人的態度宛若這檔子事稀鬆平常,感嘆了一下現在日本風氣有這麼開放嗎。這使降旗憶起有時候會從黑子那裡聽來有男生向火神表白的八卦,得到只受男生歡迎也是非常辛苦的結論。

  過了一段時日,新生誠凜逐漸上了軌道,彼此更加熟悉,哲也二號的存在也進而讓一年級生心目中火神的形象破滅。而那個明戀他的學弟反而變得更堅定,有次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怕死地趁休息時間抓住火神,要證明他那愈加深厚的心意。

  「火神學長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不了。」

  「難道學長有了喜歡的人嗎?」

  「對。」

  「那麼請務必找那個人來跟我一對一鬥牛!」

  「你是白痴嗎?」

  「對不起,學長我開玩笑的不是要把你當……」

  「依你現在的程度是贏不了他的,省省吧。」

  「咦?」

  「不過你以他為目標努力的話也是一件不錯的事啦,他很厲害的。」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他所敬愛的學長露出燦爛到令他不忍直視的笑容,卻也藉此理解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黑子學長,我覺得火神學長就像是我的陽光。」

  「不,我才是他的影子。」

  問了黑子意外得知火神喜歡的對象竟然是與他本來就知曉的那號人物,重點還是正在交往中,這令原先就擁有天份的他不知何時成為同級生中練習最認真的人。第六感一向很準的相田聞出了端倪,認為他貌似努力錯了方向,但對球隊是好的話她便無干涉的立場。





 --火冰part--         藤吉



  「唉……。」

  在放學後的自主練習時間,火神手持著籃球,卻一點開心之情也沒有,反而唉聲嘆氣地若有所思,低落的神情表露無遺。

  而火神的搭檔--黑子哲也,則是在一旁觀察著他的夥伴,想著從這週一起至今天,火神已陷入這狀態共五天的時間。黑子大膽地推測,這情況百分之百與火神的兄長兼戀人--


  --名為冰室辰也的男子有關。


  這就得從上週五的放學時間,冰室出現在誠凜高中體育館說起。

  當時黑子見到冰室時並沒有特別感到驚訝,或者應該說這其實完全在他的預期之中,因為下週是期中考,這週末將會暫停練習,而對於火神與冰室這對遠距離戀愛的情侶是不可能放過這絕佳的見面機會。

  但在上週開開心心期待與冰室見面的火神,卻在見面後明顯地心情降到了谷底,這中間發生的事情黑子本不想太過涉入他人的隱私,但這週火神的表現已讓隊友們都紛紛來詢問身為火神搭檔的他,令黑子也不得不想點辦法處理才行。

  「火神君。」黑子來到火神身邊。

  「!」火神一如往常地嚇了一跳,但他今天並沒有對黑子突然出現的行為表示任何意見,只是低下頭看著身高矮自己一截的夥伴說了:「怎麼?」而已。

  對於明顯異常的隊友,黑子也直接了當地開口詢問:「上週火神君和冰室君發生什麼事了嗎?看火神君這禮拜一直都悶悶不樂的樣子。」

  「啊……」火神的臉掛上「果然被發現了啊。」的表情。

  「如果火神君的心情影響到練習的話對球隊也是很困擾的,所以有什麼心事可以儘管說出來沒關係的喔。」

  雖然火神心中瞬間想吐槽:「你關心的只有球隊啊喂!」但現在的他並沒有那個閒情逸致,已經陷入煩惱狀態一週的火神嘆了口氣後,將他和冰室的事情緩緩道來--


  時間回到上週五。

  冰室按照預定來到火神家,一起享用火神精心準備的晚餐,沉浸在難得的兩人時光之中。就在他們隨意聊著日常生活時,火神不經意地問起了冰室對於升學的計畫,當時的他認為這不過是普通再不過的問題,況且他們之前也有稍稍提過假如冰室來東京就可以同居的事情,只是此時的冰室反應卻完全出乎火神的意料之外。

  「……我是有計畫唸東京的大學,但關於以前有提過同居的事情……再讓我考慮一下。」如此說著的冰室,臉上的微笑與平時不同帶了點勉強。

  火神原先非常堅信他們可以擁有更多共同時光的未來,完全沒想到冰室在此刻會猶豫不決,他的心情頓時像被狠狠地潑了一桶冷水,雖然說本來就是他自己擅自期待,失落感還是頃刻間向火神襲來。不過下一刻他立即轉換表情說道:「喔、沒關係!辰也你有自己的計畫就好了!不用特別在意我!反正還不急,慢慢考慮就好!」急忙掩飾心中的失落。

  「嗯。」冰室也回以淺笑後,便將話題轉向另一處,恢復往常的狀態。

  

  雖然說這段對話不過是個小小插曲,對於他們週末的約會並沒有帶來太大的影響,但這微小芥蒂還是卡在火神心中無法拔除。在週日晚上送冰室到上回秋田的新幹線後,獨自一人在家的火神便愈想愈不安。

  難道想一直在一起的只有我嗎?

  還是辰也對我厭煩了嗎?

  或者他覺得我會妨礙他的生活嗎?

  種種疑問浮上火神心頭,再加上當初是自己先纏著對方告白的,令火神不禁擔心冰室又在勉強自己。一旦思考陷入了鑽牛角尖的死胡同,火神便越來越沒有自信,不停地將猜想往負面的方向奔去,但正因為他非常非常地在意與重視冰室,使他無法不去注意兩人之間的任何一件看似普通不過的小事,更何況他們過去有過一段分離的時間,火神不願意再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重蹈覆轍。

  但他沒有勇氣向冰室開口詢問,這週間兩人往來的簡訊也都只是像往常一樣普通,沒有提到任何關於火神心中的不安。

  以上種種,就成了火神這一週心情降到谷底的原因。

  

  「火神君只要一碰到冰室君的事情就會變得很沒用呢。」黑子一針見血地指出火神的問題。

  而火神也只能被黑子澄澈的大眼直視得無法反駁。

  「最重要的果然還是溝通吧。」黑子給予搭檔最直接的意見:「之前也是火神君將心裡的話好好地傳達給了冰室君才能和好的吧,彼此互相坦承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我想火神君你也是知道的。」

  「說得……也是呢……」火神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想著如此簡單的道理自己卻總是無法馬上想通。

  「那麼,就請火神君馬上出發吧。」

  「出、出發?」

  「明天週六下午才練習不是嗎?我想火神君你現在就算去一趟秋田也來得及的。」

  「咦咦?現在?我、」

  「請不要拖拖拉拉。」

  「……我知道了啦。」火神抓了抓頭後,有些害臊地低語:「謝啦……」便背向黑子,留下了一句:「回來再請你喝香草奶昔。」就離開了球場。

  「嗯。」黑子目送火神的背影,小聲低喃著:「戀愛真是不可思議地會改變一個人呢。」為他的人類觀察興趣又增添了一筆研究成果。






CWT42

攤位:D1-L05<竹馬農場>

規格:A5 copy本

頁數:40P

價格:80 NTD


评论
热度(13)

© 藤吉☆就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