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個油腐小廢宅
目前是銀魂中心,銀桂跟攘夷組居多
攘夷組C4取2都好吃QQ

偶爾可能會有其他吧

歡迎提問或評論喔!!^o^/


銀時桂夫婦同盟

このホームページはキラを支援しています

T12銀桂無料


  在一如往常的夜晚,桂和伊麗莎白依舊無視著恐怖份子的身分,正悠閒的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喝著伊麗莎白所泡的茶。

  「喂--假髮同學在嗎--」

  門口處傳來熟悉的死魚眼聲音。

  桂和伊麗莎白對看了一下,對於在這個時間點會有人,而且還是那個人的來訪同時感到疑惑。

  「來了。」但桂還是向門口走去。

  唰--經常見到的面孔出現在眼前。

  「呦。」

  「有什麼事嗎?」

  銀時舉起手上所提的紙袋,稍稍拿出裡面的酒瓶:「有人送的,家裡都是小孩還真不便啊。」

  桂看了看後,稍稍側過身讓銀時進入家門:「怎麼不找長谷川殿下?」

  「當紙箱之神似乎不能喝酒吧。」銀時脫下鞋隨便地擺著後便往屋內走去。

  桂彎腰將鞋子排列整齊:「長這麼大,鞋子還不會擺整齊。」

  「真囉嗦,你是老媽嗎?」

  「我可不想養像你這樣的兒子。」

  啊咧?不否認啊?銀時在內心吐槽著。他走進客廳,而伊麗莎白正好將點心和杯子拿出來放在桌上。

  「白色企鵝怪物也在啊。」銀時邊說邊在桌旁坐下。

  「不是白色企鵝怪物,是伊麗莎白。」桂也跟著坐下。

  「怎樣都好啦。」銀時將瓶子打開,往杯子裡倒出透明的酒液。

  「真不像你啊,沒事突然拿酒來分我們喝。」而一旁的伊麗莎白則舉著寫有「是啊。」的板子附和道。

  其實酒是我自己買的。銀時吐槽著自己,他只是想找個看起來有點像理由的理由來這裡而已。

  但他還是故作輕鬆道:「阿銀我一直都是這麼大方的啊。」並拿起杯子輕啜了口。

  「這還是我第一次知道。」桂輕笑道,也拿起酒杯。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而平時不常提到過去的銀時,也提起往事聊起,例如他們一起惡作劇被罵的的事,或者偷藏的食物被某個人吃掉的事,還有寶礦力的事情之類的……等等他們所一起度過的時光。

  桂覺得這樣的情況有些違和,但他並沒有多問,只是陪著對方喝喝酒、談談天。

  而伊麗莎白就像擺飾般地在一旁默默聽著,或者偶爾幫他們倒酒。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兩人都已經有些微醺,而銀時突然問道:「啊、幾點了啊?」

  伊麗莎白舉起板子:「已經快凌晨了。」

  「哎呀、會被神樂痛罵一頓呢。」銀時掛著有些傷腦筋的表情。

  桂將手中的液體一飲而盡後說:「要回去啦?」他的臉已經些微泛紅。

  「要照顧小孩可是很辛苦的哩。」銀時起身道。

                         --未完待續…… 




  安安,這裡是「每天都抱著桂(抱枕)問他什麼時候才要跟銀時結婚」的藤吉,呃、我只是想讓攤位不要那麼空所以才弄了這份無料(毆)

  總而言之,後續這兩天會放在Lofter跟噗浪,還請有興趣繼續看下去的大大們看一下QQ

   銀桂好萌!!快結婚!!(泣)

 

     p.s長谷川的紙箱之神請參考幾松篇wwww


评论
热度(3)

© 藤吉☆就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